扫一扫加好友 帮您投票

微信投票群网络刷票人工平台快速冲刺投票团队

朋友圈集赞,曾经火极一时的影响方式,集赞,截图,抽奖,但是后来骗子太多,加上影响十分恶劣,微信干掉了这种行为,很棒。请让我相信微信的判断是正确的。与“投票”的相同点很多,无法人为消除,妈蛋就是私聊你让你去点赞的甚至短信电话,你告诉我我怎么消除,除非翻脸不认人,但是代价未免太大。不同点是信源不可信,因为点赞的只是一条状态,而不是基于公众号为了产生选择结果的功能,所以被干掉,不冤枉。每一个投票都该有一个投票的预设主体,那么微信公号上的投票主体是谁?默认投票人群是微信所有用户吧,毕竟唯一的投票门槛只是需要关注,额……如果是否有移动网络算另一个的话,当我没说。用户永远无法知道和自己一起投票的都有谁?这个基数有多大,至少大多数发起投票的人都无法给出数量吧,谁知道那些爸爸妈妈爷爷奶奶七大姑八大姨们会拉来多少亲朋好友刷上一波,还是假定不去淘宝刷票的情况。再这样的情况下,投票除了作为人气的一种见证外,还有多少意义,但是现在又有多少投票是不关联结果的,我确实不知道,但在我看到的范围内,太少太少。

沧云1999玄年?

自己跳下绝云崖时,分明是沧云2o14玄年,如今时间过去了一年半,这里的时间应该是沧云2o15玄年才对!

如果真的是时间倒流了二十七年,那今年也应该是沧云1987玄年才对!

为什么会是沧云1999玄年?

沧云1999玄年的这一天,他还在沧云大6,年满十二岁,他的苓儿年纪比他小两岁,刚满十岁,那时,他们还没有相遇,他一直跟随着师父走南闯北,学习着越来越深博的医术,识遍着天下百草,同时也刚刚知道了天毒珠的存在……

难道,邪神所说的将他送来的地方,只是一个它制造的幻境?毕竟,邪神的残魂读取了他的记忆,会认为这或许是他最想来的地方。

他的思绪再次陷入混乱,手中的动作也变得缓慢,苓儿小脚上,那只染尘的袜子终于褪下,如奶脂一般的细嫩脚面上,两点淡褐色的伤痕印记无比的醒目……

云澈的全身再次一颤,如同被雷光狠狠劈中。

这个伤痕……

和他的苓儿……同样的位置、同样的形状、同样的大小、同样的色泽……一模一样的伤痕!!

他的脑中,浮现出他第一次见到这个伤痕的画面……那时,苓儿告诉他:“这是我七岁的时候,被一只很可爱的小雪貂咬到的。不过不怪它,是我不小心踩到了它的尾巴。对了,那只小雪貂叫灵灵,我们还成为了很好的伙伴。”

诚信服务 客户至上